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七返九還的空間 > 博客
趙伯平管理專著: 《中國企業的病根子》連載六十五
2020-01-14 19:01:40 | 中國企業 , 病根子 , 嚴刑峻法

(說明:本書先后成為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學、密歇根大學、悉尼大學、墨爾本大學、南洋理工大學、香港大學等世界一流學府的圖書館藏。)

下篇:中國企業的病根子

16、嚴刑峻法

關于嚴刑峻法,我們印象最深的當數秦始皇的焚書坑儒和清朝的文字獄,尤其是清朝的幾個文人因“維民所止”;“清風不識字,何事亂翻書”;“明朝期振翮,一舉去清都”而遭清廷殺頭的史實,似乎成了中國農耕社會的統治者大搞嚴刑峻法的反面典型,殊不知清廷的斬立決與下文將要看到的種種酷刑相比簡直算得上寬厚仁慈了,只不過清廷文字獄得罪的對象是在話語權上擁有得天獨厚優勢的知識分子,因而才更多地被宣揚,弄得人盡皆知。

醢、擐、刖、劓、烹、剜、剮、磔……這一系列充滿血腥的字眼,今天已很少有人能了解它的意思。醢是把人剁成內醬,擐是指車裂人體,刖是剁腳,劓是割去鼻子,烹是把活人投向煮沸的油鍋,剜是挖出人的內臟,剮是用鋒利的刀子將人身上的肉一塊塊割下來,磔是分裂囚犯的肢體。老祖宗發明的酷刑還遠不止這些,其它如宮刑、幽閉、絞、斬首、大辟、腰斬、凌遲、五馬分尸、杖斃、 站籠、活埋、打板子、鞭笞、老虎凳、辣椒水、請君入甕等不勝枚舉。

最為令人股粟的當推剝皮。單是剝皮就有好幾種,且看被魯迅先生稱之為“孫可望式”的剝皮是如何進行的:

“俄縛如月(李如月:被秦王孫可望剝皮示眾的御史)至朝門,有負石灰一筐,稻草一捆置于其前,如月問:“如何用此”?其人曰:“是揎你的草”。如月叱曰:“瞎奴!此株株是文章,節節是忠腸也”。即而應科(孫可望的同黨,告密者)立右角階,捧可望令旨,喝如月跪,如月叱曰:“我是朝遷命官,豈跪賊令?”乃步至中門,向闕再拜……應科促令仆地,剖脊及臀,如月大呼曰:“死得快活,渾身清涼”又呼可望名,大罵不絕,乃至手足,轉前胸,猶微身恨罵,至頸絕而死,隨以灰漬之,紉以線后乃入草,移北城門,通衢閣上懸。

中國農耕社會的嚴刑峻法,并不止留于朝堂上,衙門里,而且還出現在祠堂里,庭院中,賈寶玉被他老子用家法打得皮開肉綻;順手牽羊的小偷被主人挑去腳筋而終身殘疾;偷情的男女被同族中人捆在一起裝進豬籠,扔到河里喂魚;……老祖宗在嚴刑峻法上的創新精神和驚人天賦實在是舉世無雙,后無來者,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去翻翻正史中的《酷吏列傳》一定會大有收獲。

“威武不能屈”,“匹夫不可奪志”,“人生自古誰無死”,“我自橫刀向天笑”之類慷慨激昂的篇章讀讀總是好的,但環視茫茫神州,真正擔當得起的人又有幾何?恐怕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有,但不會很多。否則,一代又一代的統治者,也不會迷信而執著于嚴刑峻法的繼承和發揚了。相當多的人不要說親身經受嚴刑峻法的考驗,光是聽一聲“大刑伺候”!差不多就要魂飛魄散,什么主義、信仰、慷慨丈夫志早隨著一脲尿流到褲管外,連喊饒命,磕頭如搗蒜。

“殺一儆百”不過是統治者的謙詞,殺一儆千、儆萬才是真的。既然維護基本的農耕社會分配秩序少不了嚴刑峻法,那就無怪乎統治者要對它青睞有加,愈演愈烈!道德教化自然重要,但嚴刑峻法也必不可少,你平民百姓乖乖地順從最好,不順從也沒關系,我有嚴刑峻法擺著,看你們敢不敢?更何況即使我主子無意,也會有無數殘暴的奴才為了取悅于我,做穩奴才,而竭力充當鷹犬,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然,嚴刑峻法的產生也不全由殺一儆百,屈打成招,維護基本的統治秩序而來,其它如怨怨相報、獸性、愚昧、虐待狂等也是滋生嚴刑峻法的溫床,象呂后對劉邦愛妃的折磨,明成祖對忠于建文的鐵鉉的殘害均出于此。

敬請關注趙伯平的微信公眾號:zbpglzx2016

趙伯平(管理咨詢專業,擅長領域:企業文化、戰略規劃、組織設計、人力資源,[email protected]

趙伯平的四本管理“鳴”著:

最早發現《中國企業的病根子》;

于是提出《三階梯管理》(已出版);

然后主張《以權威破除權威》(已出版);

進而呼吁《從狼性文化到磁性文化》(已完稿,待出版,有意向的出版機構請郵件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