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晴雪憐的空間 > 博客
韓國經濟內憂外患:出口九個月下降 生育率跌破1
2019-09-05 09:23:15 | 韓國經濟 , 生育率
原標題:出口九個月下降、生育率跌破1 韓國經濟陷入內憂外患)

對于韓國經濟來說,今年是多事之秋。7月開始鬧僵的日韓關系大有曠日持久之勢,9月4日,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表態稱,將日本移出出口白名單,即對《戰略貨品進出口告示修訂案》做出相關修訂,并非針對日本的報復措施。此前,韓國在8月12日正式就前述修訂展開為期二十天的公眾意見征詢期,征詢已于9月3日截止。

“對于韓國來說,和日本關系鬧僵的時機太糟糕了,韓國已經備受全球電子產業周期性放緩所帶來的壓力,還有中美貿易戰的波及,這下又陡增了不確定性。”標普全球評級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Shaun Roache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

外憂:日韓貿易戰擴大 出口連續九個月下跌

因日韓對于歷史問題存在巨大分歧,且矛盾加劇,7月4日,日本正式開始限制高純度氟化氫、光致抗蝕劑和氟聚酰亞胺3種半導體和面板制造的核心材料對韓國的出口,直擊韓國經濟的支柱——電子制造業。8月28日起,日本正式將韓國“踢出”享受出口優惠的“白名單”國家之列。

“日本一直是韓國產業鏈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韓國從日本進口的貨物大部分是加工再出口,一大問題是這些貨品很難找到替代品,因為都是些特殊的化學產品等,如果難以找到替代品,那么供應鏈要面臨中斷的可能性。還有一個問題是,日本并不是加征關稅,而是增加出口的難度,但這個過程并非透明的,這會帶來很多不確定性,意味著貿易往來將隨政治關系起起伏伏。”Roache說。

一直以來,因其外向型的經濟模式,韓國扮演著全球經濟的“煤礦中的金絲雀”——即預警角色,在眼下全球貿易形勢受困“逆風”的環境下,韓國經濟成為了重災區。自去年底以來,韓國經濟數據壞消息頻傳,尤其是出口數據,韓國貿易、工業和能源部9月1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8月,韓國出口較去年同期下跌13.6%,為連續9個月下跌,并連續三個月兩位數下跌。

而出口的萎靡不振,一再拖累韓國整體經濟形勢。今年一季度韓國GDP環比放緩0.4%,為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差,主要是受累于出口。就在9月3日,韓國央行下調了第二季度GDP增速的測算,該行核實第二季度GDP環比增速為1%,較此前公布的初估值低了0.1%,同比增速為2%。

“我覺得相比出口,投資是更好的一個觀察角度,今年上半年的韓國國內投資較去年同期下跌了10%,凸顯出在巨大的不確定性面前,韓國公司紛紛暫停了投資,這才是真正拖累增長的因素,投資支出在其經濟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Roache說。

內患:家庭債務高企、消費者信心萎靡

韓國經濟面臨的不僅僅是外部壓力,還有內部的問題。“日本將韓國從具有優惠貿易地位的‘白名單’國家中刪除。然而,經濟增長不只受外憂還受內患影響。”Stratton Street首席投資官Andy Seaman9月4日發布的評論稱。

首先,韓國8月份的通脹同比增速為零,為歷史最低水平,此前市場的預期為增長0.2%。9月3日,韓國統計廳公布的數據顯示,8月韓國的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為104.81,同比(104.85)基本持平。該數據已連續8個月低于1%,創下2015年2-11月以來的最長紀錄。官方稱,通脹低迷一方面是因為天氣改善,農產品產出恢復、供給增長導致價格下跌,另外,消費需求依舊疲軟。

“韓國的商業信心不佳,家庭消費信心也開始惡化。眼下投資很弱,家庭支出也處于下滑,去年以來唯一起支撐作用的本土因素就是政府開支。”Roache說。

另外,韓國本土經濟還存在一大“地雷”,就是高企的家庭債務水平,而當下長期疲軟的通脹不利于控制相關的債務風險,市場中也開始漸生出有關通縮可能性的討論,通縮對于高企的債務來說,是更壞的消息。

韓國央行在8月下旬公布的數據顯示,龐大的家庭債務規模在第二季度繼續擴張,較第一季度增長了1.1%達1.29萬億美元。另據韓國經濟研究院(KERI)9月2日發布的報告顯示,目前韓國的家庭債務和GDP的比值為97.7%,該水平在報告統計的43個國家中排名第七位。

“目前韓國的家庭債務水平高企,這種情況下,通縮是非常糟糕的,因為家庭債務的利率是名義利率,如果工資開始下跌,那么就意味著償還債務的能力會受到影響,債務負擔壓力上升。”Roache說。

Roache指出,從支持經濟增長的角度而言,要將實際利率控制在較低水平,實際利率也就是名義(政策)利率減去通脹率,那么通脹水平越低,也就意味著越難壓低實際利率。如果陷入通縮,就意味著實際利率會上升,不利于提振增長。他認為韓國央行應盡快采取行動,不然通脹上升的難度會越來越大,因為可能會形成長期的通縮心態,他預計韓國央行在九月份會再降息。

在今年7月下旬,韓國央行三年多以來首次降息,比市場預期的更早。8月30日,該行宣布“按兵不動”。但分析指出,盡管韓國央行預計通脹將在不久后反彈至1%,但年內再次降息的概率已經增加。

“韓國商界和家庭等對日韓緊張關系后續發展的反應很關鍵,目前各種信心指數看起來情況不太妙,未來家庭消費可能會繼續下跌。目前我們預計韓國今年的GDP增速為2%,但鑒于目前的態勢,我想我們要將預期下調至2%下方。原本我們預計明年的增速為2.6%,但現在看起來(要實現)也越來越難了。預計今年剩余的時間,韓國經濟都會比較疲軟。”Roache說。

韓國成為世界首個生育率跌破1的國家

除了近憂之外,韓國還面臨一大遠慮,即人口問題。韓國統計廳近日發布的“2018年度出生統計(確定版)”報告顯示,韓國成為世界首個生育率跌破1的國家,2018年的生育率為0.98,意味著每位女性平均生育數量不到1人,而經合組織國家2018年的平均生育率為1.68,另外也遠低于維持韓國人口數量的生育率水平即2.1。

2018年韓國出生人數僅為32.68萬人,同比下降8.7%。另外,2019年上半年,韓國新生兒數量下降至158524名,同比下降7.7%,第二季度的生育率尤其疲弱,已經降至0.91。

如果目前的趨勢持續,韓國統計廳預計到2067年韓國將超越日本,成為世界上老齡化問題最嚴峻的國家。

Andy Seaman指出,韓國目前的人口狀況不斷惡化,而人口惡化趨勢會制約經濟的長期增長率。

“韓國的人口問題,眼下我們認為可以采取的措施是鼓勵女性就業,歷來韓國的女性勞動參與率不高,如果能夠提高這部分的參與率,那么即便是人口下降,將會對經濟產生積極影響。但要解決人口問題,還需要特別大的力度去實施結構性改革。”Roache說。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