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絲絲紫色的空間 > 博客
美國工廠與絕境求生: 全球化潮流下改革獲完勝
2019-09-05 09:18:44 | 美國工廠
(原標題:《美國工廠》與《絕境求生》: 全球化潮流下改革獲“完勝”)

由奧巴馬夫婦旗下制片公司出品的紀錄片《美國工廠》聲名鵲起,令曹旺德及其創辦的福耀玻璃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福耀玻璃”)成為了中美兩國民眾熱議的焦點。

這部115分鐘的紀錄片,講述的是一個關于美國制造業的故事。2016年,福耀玻璃董事長曹德旺在美國俄亥俄州代頓市投資10億美元,建起福耀汽車玻璃工廠,成為中國制造業在美投資最大的企業。

這間在通用汽車廢棄的巨大廠房上重建的工廠,為失業率籠罩的小城帶來2000多個工作機會。作為美國前總統的奧巴馬與夫人米歇爾捕捉到了這一題材。

這是一個產業特例,也是一個觀察窗口——中國制造業的優勢在美國的土地上展現得淋漓盡致,然而因兩國文化不同產生的摩擦、矛盾與沖突也是無法避免。

中國的產業發展也曾遭遇“通用汽車”的難題。其中,國企破產重整的一個例子就發生在遙遠的中國西北戈壁,一處代號“四〇四”的工廠。而國內首部企業改革案例紀錄片《絕境求生》,講述的正是民營企業家李建鋒如何讓這里的上市公司“中核鈦白”重生的故事。

《絕境求生》總策劃、國企改革專家周放生認為,這兩部紀錄片共同的話題是如何處理勞資矛盾。在中美兩國不同社會制度、不同文化、不同觀念的背景下,兩個企業家以不同的理念,采取了不同的方式處理和應對勞資矛盾。當然結果是殊途同歸,都實現了扭虧為盈。

全球化潮流不可阻擋。當前,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制造業都面臨著改造與轉型,重要的是攜手合力,尊重和激發生產力,而不是筑墻。

扭虧為盈“福耀完勝”

2009年,美國通用汽車公司提交了破產保護申請。俄亥俄州小城代頓市因為工廠的關門一下損失了50%的稅收來源,當地有4000多人瞬間失業。

彼時的曹德旺也正有在美建廠的想法。2014年,福耀玻璃在美國落地。全新的福耀玻璃美國工廠為當地創造了2000個工作崗位,緩解了2008年通用汽車工廠關門以后遺留的就業問題。

建廠之初曹德旺就給美國市場設定了2017年盈利2億美元的目標。

為何在美國投資建廠?與一般制造業相比,汽車玻璃行業情況比較特殊。曹德旺當時曾表示,雖然美國勞動力成本比中國高,但是綜合起來土地、能源、稅費上的成本較中國低廉。

但是接下來,因兩國文化、理念等不同產生的摩擦在相互接觸中日漸增多。與中國勞動者相比,美國人在工作上顯得相對懶散,對薪酬、休息時間以及工作強度等問題頗有講究,生產效率、抗壓能力似乎都比不上中國工人,但對于自身權益的保障,會積極爭取。

紀錄片中的一幕是,福耀通過開除消極怠工情緒嚴重的員工、撤換管理層,雇用更為年輕和愿意加班的優秀職工,完成了大換血。同時福耀為愿意妥協的中堅力量加薪。

2017年11月,美國勞資委組織一場官方投票,代表了1500余名美國工人“自由意志”的投票結果,歷時兩天終于以“福耀完勝”的結果畫上了句號。福耀美國公司自2017年年中扭虧為盈后,連續兩年盈利,2017年和2018年凈利潤分別為508萬美元和2.4億美元。

8月31日,2019中國500強企業高峰論壇的人力資源平行論壇上,“美國工廠”成為全場熱議的焦點。

會議期間,麥斯特人力資源董事長李妍菲連線在美國代頓的福耀玻璃總經理劉道川。

劉道川認為,在美國工廠自己做得最難、最重要的事,是扮演了中美文化沖突的調解者,其中最關鍵的是在沖突中學習到compromise(妥協),妥協不是退讓,而是充分理解對方需求基礎上的和解。

劉道川透露,《美國工廠》拍完之后,福耀美國工廠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銷售年均增長30%,利潤出現了翻番,虧損的福耀美國工廠歷經三年打造,已成為福耀旗下最賺錢公司之一。

李妍菲認為,如果中美兩個國家能夠在人力資源方面取長補短,是最理想的狀態。比如,美國在效率等方面需要向中國學習,中國也要學習美國嚴謹而規范的工作流程、法律程序;其次,在美國企業,人才發展的路徑是被清晰規劃的,他們工作的愉悅感會比較強,這是新一代中國勞動力正在對標的,應當考慮新一代人才對快樂、自由生活的追求。

“真正的出路是市場方式”

《美國工廠》展現了美國制造業的困境。無獨有偶,在中國也有類似的故事,也被拍成了紀錄片,講的都是企業破產重整的故事,其間都面臨著勞資矛盾。

作為中國第一部也是至今唯一一部以國企改革為核心的紀錄片,《絕境求生》將觀察主體對準了上市國企“中核鈦白”,講述了轉型中國下一個企業跌宕起伏的命運。

上世紀末期的國企改革中,國家大力推進債轉股政策,中核四〇四總公司鈦白分廠于2001年成為股份公司(中核鈦白)。2007年,中核鈦白獲得中小板上市指標。然而中核鈦白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之下,陷入了嚴重的財務危機,總資產從10億元虧損到一億多元,一度面臨退市風險。

兩家民企先后重整中核鈦白失敗,民營企業家李建鋒最終成功入主。但擺在李建鋒面前的是破敗的工廠、冷漠的工人,更換老舊設備時還引發職工不滿、政府調查。對一些職工來說,回到一個“金飯碗”的體制或許更為現實;而政府的一點點不信任也會讓李建鋒對未來動搖信心。

最為艱難的是,如何說服大股東讓步、讓能夠得到一定償付的債權人同意重組、讓職工配合、讓股價平穩、讓政府放心……所有壓力曾讓這位民營企業家雙目噴血,晚送醫院20分鐘就可能沒命了。

最終,中核鈦白重整計劃得以執行,礦區工行和礦區建行兩家銀行共獲得70%的清償款,近1200名職工不但重新就業,而且領取了平均每人10萬元的身份置換補償金。債權額在600萬元以下的160家小額債權人清償比例達到70%,近1200名職工就業實現了隊伍穩定、工作條件改善,中核鈦白徹底擺脫了退市、破產命運。

“最終能夠有這樣的結果是最好的,因為沒有輸家。”周放生說,國企“事有人管、責無人負”,必須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新的、能承擔責任的投資方進來。

在評論這部紀錄片時,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邵寧表示,《絕境求生》用電視鏡頭記錄了一個國有企業改革的真實過程,揭示了三個關鍵因素:第一,對國有企業和職工的深厚感情。負責重整的同志本著對企業和職工負責的態度制定了既保企業也保職工的重整方案。第二,信達公司的不懈努力。作為債轉股后的大股東,信達是踏破鐵鞋在全國尋找合格的重組方后才獲得成功。第三,民營企業家李建鋒的個人素質。李建鋒接手企業后,真投入、真解決問題,和職工一起克服困難、付出了艱苦的努力,才使企業獲得了新生。

周放生表示,記錄當下就是記錄歷史,同時對正在推進的企業改革也有現實意義。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15次會議強調,深入推進去產能,要抓住處置“僵尸企業”這個“牛鼻子”。怎么處置呢?一種是行政方式,一種是市場方式。應該說真正的出路是市場方式,而這個案例恰恰是用市場的辦法解決的,當然過程當中是非常不容易的。但經過了市場化的辦法,結果就是真正走向市場了。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吳琦認為,中國制造業的優勢,是一個綜合性的優勢,比如全產業鏈(我國是世界唯一擁有全產業鏈的國家)、勞動力成本低,龐大的國內市場,完善的基礎設施等。

“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國制造業的優勢,部分正在不斷消逝,有的也正在轉化為現在我們面臨的劣勢。比如我們引以為傲的人口紅利正在消失,中國加快步入老齡化社會;比如資源環境,經過30多年的三高一低(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益的經濟增長方式)的發展,資源環境正日益成為經濟持續發展的制約性因素。而我們的劣勢也正在日益凸顯,比如技術水平與發達國家比仍然不高(重市場輕研發,重短期利益忽視長遠發展),體制機制的束縛等。”吳琦說。

吳琦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數字經濟時代,中國制造業的發展要向智能化、綠色化、國際化發展,向國際產業鏈分工的中高端轉移,提高勞動生產率,提升國際競爭力。這需要與互聯網深度融合,結合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信息技術手段,特別是產業互聯網的推動。

來源:第一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