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niceBlue的空間 > 博客
北大未名集團多地“畫餅” 百億級項目陷停工狀態
2019-10-17 09:45:17 | 北大未名集團
 (原標題:北大未名集團多地“畫餅” 部分百億級項目陷停工狀態)

每經記者 滑昂 李少婷

100億元、120億元、200億元……在全國多個三四線城市,近年來出現了一家大手筆投資的“金主”——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未名集團),這家名頭響亮的企業帶來的也多是時下熱門的大健康、生物科技類項目。

取名自聞名的北大未名湖,官網稱乃“北京大學三大產業集團之一”,但未名集團實控人是間接持有公司54.6%股權的董事長潘愛華,“北大教授”則是他頻繁被提及的另一個重要頭銜。在未名集團多個項目上,北大校旗還與未名集團的旗幟一起被懸掛在顯著位置。北京大學方面作為參股方,通過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持有未名集團40%股權,并期待著資產的增值保值。

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發現,去年至今,未名集團及數家子公司多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其中甚至包括對小貸公司支付不能履行的情形。公司在河北、安徽等地動輒宣傳總投資上百億的項目規模宏大,近年已出現工程長期停滯、停工的情況。此外,潘愛華本人也被法院列入限制消費人員名單。這些跡象都表明,未名集團當前的資金狀況似乎十分緊張。

區縣里的百億“金主”

北京大學,莘莘學子的向往,未名湖畔四季游客如織。

未名集團,就起家于這所國內頂尖學府內。據其官網介紹,公司成立于1992年,是北京大學三大產業集團之一,主要從事生物經濟體系的建立和生物經濟產業的發展,重點投資生物醫藥、生物農業、生物能源、生物環保、生物服務、生物智造六大領域。集團旗下有一家上市公司未名醫藥(002581,SZ)截至今年6月30日,未名醫藥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27.88億元,其中未名集團持有未名醫藥26.86%股權。但事實上,通過借殼萬昌科技上市的未名醫藥,在整個未名集團的版圖中,所占規模比例并不算高。

據北京大學官網,未名集團最早是以北大生命科學學院為依托建立。未名集團官網則顯示,公司前身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公司于1992年建立,公司三位創始人中就包括潘愛華。

2004年,未名集團完成改制工作。近年,公司將自身定位為“世界生物經濟策源地”。官網上的一張未名集團基地分布圖顯示,其已在黑龍江、吉林、遼寧、北京、天津等共計15個省級行政區建立基地,規模宏大。旗下項目,則包括北京北大生物城、合肥半湯生物經濟實驗區、保定通天河生物經濟示范區、長沙未名前沿科技園等。從這些項目名稱可看出,未名集團在全國多地布局的大多是各類產業園區。這些產業園,遵循的是未名集團“搭建平臺、整合資源、引領發展”的發展思路,其中多個項目號稱建成后產值將達千億。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根據公開信息進行不完全統計,2010年后,未名集團及子公司在全國多地的項目累計計劃投資額近1000億元。而這些項目,大多集中在三四線城市新設立的開發區,或者成為某個縣城里的“一號工程”。

同時,《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閱各地媒體對當地政府與未名集團簽約的報道還發現,未名集團在各地開發的各類“生物經濟示范區”“健康產業園”等園區,部分含有“酒店及會議中心”“健康養老”“人才公寓”等配套設施。這些設施,更偏于傳統意義上的房地產開發。而生物科技項目中涉及的一些如CAR-T細胞治療等前沿布局,因國家相關政策尚未放開,目前全國范圍內都很難產業化和商業化。

多地“畫餅”后項目建設緩慢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注意到,前述宣稱投資上百億的部分項目,在簽約后,有的甚至連一鍬土都沒挖便沒了下文。

長春未名生物經濟示范區就是其中之一。《長春日報》曾報道,2016年12月,長春新區管委會與未名集團簽約,由未名集團投資約200億元建設規劃面積30平方公里的長春未名生物經濟示范區。按當時的報道,項目原本在2017年春季開始動工。

后來,針對該項目便沒了更多官方披露信息。近期,記者前往未名集團在長春的辦公場地時,被物業告知該公司已在今年4月退租。

“現在項目已經推進不下去了。”長春高新區宣傳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據其介紹,當地與未名集團簽的僅僅是一份框架協議,而未名集團希望長春高新區能夠對照安徽巢湖的標準,給予公司一些政策優惠,雙方最終沒能達成一致。

未名集團在山東濟南的項目簽約后推進似乎也不順利。據《齊魯晚報》報道,濟南市章丘區曾在2018年5月與未名集團簽約,將共建北大未名(山東)生物科技城。“項目現在暫緩,北大未名正在尋找合作方。”章丘區投資促進局工作人員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但其沒有透露項目暫緩的具體原因。

未名集團官網信息稱,公司計劃在2020年前全部建成的千億級產業園共三個,分別為合肥半湯未名生物醫藥產業園、保定通天河未名生物經濟產業園、北戴河未名生命健康產業園;并將在2030年分別達到年千億產值目標。

這三大產業園實際建設情況又如何?8月,記者進行了探訪。

2013年,未名集團與合肥巢湖經開區(后改名為安徽巢湖經濟開發區)正式簽署戰略合作協議。2014年8月,占地1532.12畝的安徽未名項目一期開工,并在2016年4月建成。今年8月,記者在當地采訪發現,該項目已經竣工40個月的廠房卻基本停留在當初落成的狀態,而二期工程在2017年4月奠基后便沒了下文。

2015年8月,未名集團與河北秦皇島北戴河新區簽約,雙方隨后共同出資3億元成立了秦皇島未名健康城開發有限公司,合作開發北戴河生命健康產業創新示范區內的國際健康城。根據此前約定,雙方將在2至3年內完成1平方公里的開發、4至5年內完成5平方公里的開發。該項目還計劃2020年產值達到100億元。

記者在項目現場看到,未名北戴河國際健康城國際健康中心已經建成,該園區的大門處寫有“聯合國亞太生命健康產業創新示范區”“國家級北戴河生命健康產業創新示范區”和“北戴河國際健康城國際健康中心”三個名稱,且掛有未名集團公司標識。項目一名員工稱,園區已經對外營業。但記者發現,包含有生殖醫學中心、細胞制備中心、健康管理中心的北戴河未名國際健康城卻鮮有顧客。

未名生物官網2015年9月一篇名為《未名集團與北戴河新區合作開發北戴河國際健康城》的文章顯示,國際健康城總規劃面積55平方公里,“擬合作開發健康城核心區域范圍約20平方公里”。但該表述被北戴河新區管委會一名工作人員否定,他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北戴河國際健康城)以后要有什么項目入駐,再單批”。他同時表示,未名集團只是進入比較早,但并沒有獲準單獨開發核心區地塊。

三大項目中,相比前兩者,保定通天河未名生物經濟產業園的情況最糟。2014年,未名集團與保定市簽約,在保定唐縣建設古北岳生物經濟示范區項目(后改稱保定通天河生物經濟示范區),項目計劃投資120億元并在5年內打造一個集醫藥生產、生態旅游、健康養老等多功能于一體的產業園。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當地見到,除項目辦公區建成外,園區僅僅啟動了規劃圖中C1區的醫藥產業基地建設,但停工已有一年半。

北大期盼資產保值增值

旗下項目建設進展不如預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調查過程中,未名集團保定、巢湖兩地項目受訪的工作人員都表示,資金出現緊張導致項目進展不順利。

同時,外界也可從未名醫藥的公告中發現未名集團出現了資金問題。去年9月,未名集團所持上市公司48萬股股票被強制平倉。而據未名醫藥今年8月24日公告,未名集團所持占上市公司總股本26.73%的股票已全部被法院凍結及輪候凍結。

這些跡象都表明,未名集團的近況已與此前幾年在各地投資時的狀況迥異。

未名集團在擴張過程中,“北大”顯然是其金字招牌。公司官網的介紹、多地項目上飄揚著的北大校旗、潘愛華北大教授的身份等,這些都讓人覺得其與北京大學綁在了一起。

但相較而言,未名集團的注冊資本為5437.14萬元,與同被列為“北大校企”的北大資源集團及北大方正集團的數億注冊資本相比不在一個量級。從股東結構來看,潘愛華通過持股91%的海南天道投資有限公司,間接持有未名集團總計54.6%股權,而北京大學通過旗下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持有未名集團40%的股權。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公開資料顯示,未名集團董監高成員中,董事長潘愛華及董事趙芙蓉兩人,以及監事會主席羅德順擁有北京大學背景。

北京大學校辦產業管理委員會官網則介紹,“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對北京大學經營性資產行使出資人的權利,承擔資產保值增值的責任”。但若未名集團的狀況不佳,北京大學的資產保障和“北大”品牌是否會受到影響,也是外界關注所在。

目前,未名集團的資金狀況似乎并不佳。啟信寶數據顯示,截至10月15日未名集團共有346條風險信息,僅2019年,未名集團就被各地法院列為被執行人24次。同時,公司還3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這其中甚至包括未名集團欠小貸公司4950萬元全部不能償還。

此外,安徽未名生物醫藥有限公司、河北通天河未名公社農業開發有限公司、湖南北大未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未名集團下屬企業,也因不能償還債務,被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潘愛華也因此成為被限制消費人員。

去年10月,因未能按時償還華興銀行深圳分行借款,未名集團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上地西路39號的4幢房產被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一審裁定準許拍賣、變賣。

四川舟楫律師事務所律師姚飛告訴記者:“未名集團是有限責任公司,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參股40%,如果出資已經到位,就應該承擔有限責任。”此外,姚飛認為,北京大學有權利追究投資人的責任,“因為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屬于國有平臺,要保證國有資產不能流失”。

未名集團資金緊張跡象明顯,此時北京大學有何應對措施?北京大學宣傳部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屬于獨立法人,在管理上與北京大學并不是一回事”。其工作人員建議記者直接采訪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

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方面僅對記者的采訪訴求進行登記,并未就記者發至其主管部門北大校辦產業管理委員會辦公室的采訪函進行回復。

實際上,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曾下發文件對高等學校所屬企業體制改革提出指導,要求公辦普通高等學校投資設立的國有獨資企業、公司,國有資本控股公司和國有資本參股公司及所屬各級企業納入改革范圍。這些單位或將被清理關閉、脫鉤剝離,也可能被保留管理和集中監管。

就未名集團資金狀況、多地項目進度延期等問題,9月至今,《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次聯系未名集團方面,并發送采訪函,但截至發稿未能獲得相應回復。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