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林偉星博士的空間 > 博客
舒爾茨提出的人力資本論在今天看來仍具遠見
2019-09-02 13:42:55 | 人力資本論 , 舒爾茨

這已經是上個世紀60年代的理論——西奧多·W·舒爾茨1960年美國經濟學年會上的演說中系統闡述了人力資本理論,但為什么我們今天還要來研究這一理論呢?

隨著中國勞動力的代際變遷和物質的極大豐富,傳統主要依靠勞動者體力來獲得經濟增長的時代即將過去,依靠人的創新和創造獲得持續發展,才是未來的出路。這,就是我們在今天應該認真審視人力資本的重要意義。

那么,讓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舒爾茨提出此理論的歷史背景和主要觀點吧!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先后有61個國家和地區被卷入戰爭。據不完全統計,戰爭中有5萬多億美元付諸東流,是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世界戰爭。

二戰結束以后,戰敗國德國和日本受到很大的創傷。很多人認為,這兩個國家的經濟恐怕要很久才能恢復到原有的水平。但實際上,大約只用了15年左右,德國和日本的經濟就奇跡般的恢復了,并最終使經濟實力上升為世界第二和第三的位置,這其中的原因讓許多人迷惑不解。

除此以外,在美國也發生了一個難以用經濟學解釋的現象:1929年和1957年美國國民收入增加了1520億美元,其中有710億美元是增加的物質資本所不能解釋的——按照以往經濟學觀點,國民財富的增長速度應當等同于與土地、自然資源、機器設備等要素消耗的速度,經濟增長超出的部分成為了一個未解之謎。

對于增加的物質資本,經濟學家們試圖尋找出增長的源泉,從而進行了大量的研究。但許多學者對經濟增長的動因依然歸結于實物資本的貢獻,而把勞動力看作是“無資本”要素。帶著這一偏見,這些經濟學家把經濟增長動因的解釋引入了死胡同,形成了著名的“里昂惕夫之謎“。 


一、舒爾茨在長期的經濟研究中發現了未解之謎中的奧秘——人力資本的價值;


經濟學領域出現的這種難以解釋的特殊現象,引起了西方整個經濟理論界的高度重視,經濟學家紛紛提出了自己的觀點。其中,舒爾茨在研究時發現:德國、日本戰后迅速崛起除了政治、經濟、資源等因素外,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人”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據歷史資料顯示:二戰后的德國被分裂成東西兩部,東德借鑒蘇聯的粗暴階段劃分模式,導致東德建立初期內部的富人階層、知識分子以及部分技術人才最先受到嚴厲的打擊。為了生存,1000萬東德人向西德地區流動(而當時的東德全國總人口也不超不過2000萬人),大量人員流失對東德的經濟造成了巨大的損失,據不完全統計東德國民財富損失約70億至90億美元,1990年以西德戰勝東德宣告德國統一。西德最終贏得戰爭的勝利,這與東德很多工程師、產業工人進入西德,使得西德科學技術、經濟得到快速發展有很大的關系。

我們再來看日本:作為戰敗國,日本戰后幾乎是一片廢墟,經濟陷入了全面崩潰和癱瘓。日本國民進一步認識到“要是日本復興,除了教育別無他途”。因此,日本仿照美國,進行了教育改革,首先是實行了6/3/3/4新學制(即小學6年、中學3年、高中3年、大學4年)1945年經濟“起飛”前夕,初衷普及率達到80%。另外,在教學質量和辦學條件上要求十分高,不像美國城市和鄉村學校之間普遍存在質量差別。

除此以外,日本還進一步擴充各種教育事業:大力發展學前教育機構,十分注重嬰幼兒教育;通過廣播講座舉辦父母培訓班,讓父母成為合格的嬰幼兒教育者,提高家庭教育水平。

不僅如此,日本十分重視高等人才的培養,1947年日本頒布了《教育基本法》和《學校教育法》,1949年幼發布了《國立學校設置法》和《私立學校法》,都是為了培養高等人才而建立的法律。為了適應產業結構的調整,教育也順應社會、經濟的變化而變化,來滿足企業的要求:加強理工科教育、新建理工科大學,并擴大招生;大量增招理工科學生、擴充理工科專業、學校和企業緊密合作。日本通過大力發展教育事業,培養優秀的人才,在很短的時間內,全面扭轉了崩潰的國民經濟,成為資本主義世界的第二大強國。

舒爾茨的《人力資本理論》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的。他認為:兩國戰后之所以出現經濟復興的奇跡,最重要的就是人力資本發揮了極大的作用。戰爭雖然破壞了這兩國的物質資本,但并未破壞其充裕的人力資本;再加上這兩國悠久的文化傳統和重視教育的現代國策,為經濟發展提供了大量高素質勞動力,這使兩國的經濟發展得以建立在高技術水平和高效益基礎上。

書中他提出了著名的觀點:在影響經濟發展諸因素中,人的因素是最關鍵的,經濟發展主要取決于人的質量的提高,而不是自然資源的豐瘠或資本的多寡。明確提出了人力資本是當今時代促進國民經濟增長的主要原因,也解釋了國民收入增長與國民資源增長之間存在缺口的原因。他說:所謂的人力資本是相對于物理資本而存在的一種資本形態,表現為人所擁有的知識、技能、經驗和健康等。人力資本的顯著標志是他屬于人的一部分,它是人類的,因為他表現在人的身上,這一觀點道出了人力資本的基本屬性。


二、舒爾茨的《人力資本論》應運而生,那么,其核心的觀點是什么?


舒爾茨認為人力資本的積累是社會經濟增長的源泉;

主要原因有兩個:

其一,人力資本投資與其他物力投資比起來,前者是一種回報率很高的投資。他對美國教育投資與經濟增長的關系做了定量研究,研究結果表明:各級教育投資額度平均收益率為17%;教育投資增長的收益占勞動收入增長的比重為70%;教育投資增長的收益占國民收入增長的比重為33%。由此可以看出與其他類型的投資相比,人力資本投資回報率很高。

除此以外,人力資本與物力資本投資的收益率是有相互關系的,他認為人力資本與物力資本相對投資量主要是由收益率決定的。收益率高說明投資量不足,需要追加投資;收益率低,說明投資量過多,需要相對減少投資量。當人力資本與物力資本二者間投資收益率相等時,就是二者之間的最佳投資比例。在二者還沒有處于最佳狀態時,就必須追加投資量不足的方面。

其二,人力資本可以代替和補充生產要素中不足的部分,就像在農業生產中,對農民的教育和農業科學研究、推廣、應用所產生的價值,可以代替部分土地的作用,促進經濟的增長。

舒爾茨在其長期的農業經濟問題研究中發現,從20世紀50年代,促使美國農業生產產量迅速增加和農業生產率提高的重要原因已不是土地、人口數量或資本存量的增加,而是人通過教育,能力和技術水平提高所增加的。舒爾茨認為,現代經濟發展已經不能單純依靠自然資源和人的體力勞動,生產中必須提高體力勞動者的智力水平,增加腦力勞動者的成分,由此可見,通過教育形成的人力資本在經濟增長中會更大的促進作用。

根據經濟增長余數分析法,進一步加以證明人力資本是經濟增長的源泉。舒爾茨創造了經濟增長余數分析法,估計測算了美國1929——1957年國民經濟增長額中,約有33%是由教育形成的人力資本作出的貢獻。

舒爾茨還提到:教育也是使個人收入的社會分配趨于平等的因素。

人力資本可以使經濟增長,增加個人收入,從而使個人收入社會分配的不平等現象趨于減少。因為通過教育可以提高人的知識和技能,提高生產的能力,從而增加個人收入,使個人工資和薪金結構發生變化。舒爾茨認為個人收入的增長和個人收入差別縮小的根本原因是人們受教育水平普遍提高,是人力資本投資的結果。教育對個人收入的影響主要表現如下:

首先,工資的差別主要是由于所受教育的差別引起的,教育能夠提高工人收入的能力,影響個人收入的社會分配,減少收入分配的不平衡狀態。

其次,教育水平的提高會使因受教育不同而產生的相對收入差別趨于減緩。舒爾茨認為隨著義務教育普及年限的延長,隨著中等和高等教育升學率的提高,社會個人收入不平衡狀況將趨于減少。

再次,人力資本投資的增加,還可以使物力資本投資和財產收入趨于下降,使人們的收入趨于平等化。舒爾茨指出在國民經濟收入中,依靠財產收入的比重已相對下降,依靠勞動收入的比重在相對增加,其中人力資本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也隨之增加。


三、專家觀點:


南京大學人力資源產業教授、成功人力資源集團董事長林偉星博士認為,舒爾茨關于人力資本論的思想在今天來看依然有其重要的意義和價值:

1、中國很多人都已經認識到了人力資本的重要價值,但可能會忽略了人力資本所起作用的文化傳統;

如上所述,舒爾茨認為:德國和日本戰后之所以出現經濟復興的奇跡,最重要的就是人力資本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再加上這兩國悠久的文化傳統和重視教育的現代國策,為經濟發展提供了大量高素質勞動力,這使兩國的經濟發展得以建立在高技術水平和高效益基礎上。

這其中,舒爾茨所強調的文化傳統,在最近比較火的一部紀錄片《美國工廠》里就得到了充分體現。不是美國人教育水平不高,我們在片中可以看到碩士高材生來應聘,但多年來過著或者以舒適中產生活為目標的美國人,顯然已經不適應制造業所要求的紀律、效率和堅韌。眾所周知,與片中的美國工人不同,德國和日本人在全球都是以嚴謹和勤勉著稱的。而在這方面,中國人自古更是以勤勞堅毅聞名全球,再加上不斷提升的教育水平,這讓曾經的“學生”在工廠里變成了美國人的“老師”。因此,人力資本中因文化傳統形成的吃苦耐勞等優秀基因,不應該在這個時代被遺忘。

2、教育提升了收入分配的平等性,讓人依靠自身勞動價值獲得更多收入在今天的中國正逐漸成為一種趨勢。

中國在改革開放的初期,由于不缺勞動力——甚至可以說正面臨著不少適齡勞動者的失業風險,那個時候,資本是最剛需的。與此相對應的是,資本的話語權和分配權也是處于主導地位的。但隨著中國新生代勞動者的受教育水平不斷提高、中國的原始資本得到不斷積累,加上中國的產業競爭已經從簡單的加工組裝上升到了創造創新階段,這個時候,人的價值變成了最為核心的資源,人力資本個體的話語權也逐漸提升。以往主要依靠資本投入多少來獲得分紅的權利,在諸如華為、小米、海底撈、韓都衣舍等創新企業中正獲得極大的突破。人力資本個體憑借自身的價值,就可以獲得更多的收益,人力擁有了類似“資本”的參與權和分配權。這也極大地促進了人力資本個體與組織的共生共榮,為構建更為和諧穩健的勞資關系樹立了良好典范。

而這一點,舒爾茨早在上個世紀就指出:在國民經濟收入中,依靠財產收入的比重已相對下降,依靠勞動收入的比重在相對增加。今天看來,舒爾茨的觀點可謂是遠見卓識。在未來,這樣的實踐和案例在中國還會不斷增加,人力資本的價值也將得到極大體現。